人物春秋

2021-10-15

梁丹丰行腳天涯,彩筆繪璀璨人生

梁丹丰師父是台灣早期的自助旅行者,走到哪裡畫到哪裡;亦是台灣早期新女性之典範,優雅走出自己的生命道路。身為梁師父不成才的徒弟,書畫殊無才情,爰整理師父藝事創作,以為懷思。 她是一位全方位畫家,理論與實證相輔相成,中國傳統水墨與西方繪畫並成雙璧,且均深入其底蘊,自由揮灑而不逾矩,故爾每能創造新境。
2021-10-13

盛夏時分:追憶陳裕盛

盛夏時分,熾烈的驕陽被室內的清冷吞噬!梵音、佛像、輓聯,還有一張熟悉的照片,定義了生死陰陽的告別。 只剩記憶還在拉扯,拉扯已分隔的兩個空間! 是的,裕盛過世了,我找不到什麼更詩意的說法。流星與燦爛煙火的形容太泛濫成災了,我相信裕盛不會喜歡這種學院派的說辭,因為他始終相信,自己只是一個人而已!一個任性而又有著堅定信仰的人!
2021-10-12

我與王賢忠

民國五十幾年後的台灣文壇很熱鬧,各種文學雜誌,各大報副刊,作家發表的不論是武俠小說、歷史小說、言情小說、翻譯小說、散文、新詩,都擁有廣大的讀者。大學時我就嘗試寫作,蒙主編厚愛,我寄出的散文、小說(短篇、中篇、長篇)都有幸刊出。這樣寫著寫著,竟然被人稱為作家。
2021-10-12

傷悼啟文

啟文人前人後喊我學姊,這個稱謂的基礎,只是他畢業於台師大的一個極其遙遠的校友關係。認真說起來,我並不認識啟文。礙於生活中個人的計畫內容與方向,許多時候,即便熟識的人也無法時相往來。緣著奇異的因緣巧合,啟文與我這兩個並不相識的人,不只走上台灣文學這條道路,在許多方面互相重疊,彼此交錯,真有如學姊學弟。
2021-10-11

傳遞永續哲學的說書人:專訪劉兆玄/上官鼎

★從三足鼎立到千山我獨行 在蟾蜍山腳下服預官役的劉兆玄,處理完公文後,閒暇時總是伏案筆耕。同僚並不知道,這位書生樣貌的空軍少尉軍官從高三起,就和兄弟劉兆藜和劉兆凱共用上官鼎的筆名,少年老成的三人,原本抱持著好玩、新奇和有趣的心情集體創作,不料一鳴驚人,出版了一系列暢銷的武俠小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