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期焦點

2022-05-01

鄉土、文學、文學史——評楊富閔《合境平安》所共構的書寫軸線及其寫作意識

《合境平安》亦在此書寫脈絡下,分別有「想像力定位系統──述異十三篇」、「合境平安」、「廟文法──從天而降的故事」、「春日海風的送迎」四輯,彼此鏈接共生,且不斷扎根、蔓生、茁長,形成一派堅實的寫作根基,使得文內充滿韻味與風華。書中他用極其敏銳與細膩的眼光,搭配無限的想像力,為讀者一一捕捉鄉村中各式各樣的微光,且利用獨特的敘事視角,在時間與空間的變異下,帶領讀者,進到他的奇幻敘事之中。當序幕一拉開,一幕幕的微光,頓時翻轉成繽紛華麗的演出,如同萬花筒一般,在不停轉動之下,令人眩目稱奇。
2022-01-01

被撕扯的年代,被糾葛的生命——履彊新作《共和國之夢》系列政治小說讀後

履彊是早慧型的作家,詩、散文、小說都行,並且得獎無數,著作等身。但在他步入政壇後,雖未完全停筆,但小說創作幾近停滯,《共和國之夢》等系列政治小說,則是他從政壇「錯身而過」20年後的重新出發。本書角色包含兩個部分,一是老兵及「外省人」族群,二是「本省人」及台灣政治人物。前者摻雜著中國遺緒,後者摻雜著台灣思維,兩者交相激盪而讓履彊在本書中,一則主寫其間的意識撕扯,一則附述其間的情感糾葛。
2021-12-01

姚若潔的科學與夢幻——《發光白鳥的洞穴》序

這部小說裡那發光的白鳥是鴿子,還是海鷗?小說開始是從萊特島上白鳥的物種歸屬開始,引發許多科學的討論。「鴿子」或「海鷗」是人類科學的分類。然而物種是在演化中的過程,並不是結論。生命在時空環境裡努力為存在修改自己,所有科學的類屬分界,都可能被突破。讀這部小說,害怕自己被學來的知識限制框架住了。是的,「知識」常常即是「偏見」。若潔用了很多物種科學的知識,建構起小說的開始,讀者,如果是「漢聲小百科」一代的讀者,或許會跟著這些好奇一路讀下去。
2021-12-01

一位游於藝的詩人和散文家——魯蛟和張騰蛟

張騰蛟新聞局的老同事顏榮昌說:「他嚴以律己,寬以待人,極具公正是非之心,從不占別人便宜,也不占公家便宜。」除寫詩、寫散文,張騰蛟也是一位蒐集者,他居然蒐集了將近一千種台灣前前後後出版的各種藝文雜誌創刊號,每當他撫摸著這一本本各有面貌各有特色趣味的雜誌封面,禁不住想,每一本雜誌,都是一個生命,也代表了創辦雜誌的一群人,當初他們的理想,也彷彿看到了那些做夢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