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的世界

2021-02-01

洗「白」的溫城——讀陳柏言《溫州街上有什麼?》

陳柏言的主角是街,小說家用文字量測,以故事製圖地方志。然而他並非書寫那條亙古不變,隨時可返回的溫州街,不是靜態的文學歷史,卻是刻滿時差與「重點之所不在」的歷史。於是他所書寫的是人人皆可說上一段他/她的溫州街時光,是一再跨越時空走入熟悉又退往陌生的在己(不)在場記憶,是遠看像《清明上河圖》般曲徑分明一覽無遺,近看卻成了虛實交錯古今人物駢肩雜遝的《儒林外史》。
2021-02-01

蘋果光女孩的無事下午——讀林薇晨《青檸色時代》

2020年底,伴隨著整年的疫情與書市低迷,林薇晨《青檸色時代》撲面而來一抹清新微酸氣息。氧氣系美女,蘋果光暈的臉頰猶有睡痕,像林奕含說的「鴨蛋臉游離於寤寐,像還在床上」。《青檸色時代》裡這些日常微物的放大,失眠賴床、陽台曬衣,睫毛牙線,瀏海耳環,甚至餐廳內場的休息時光,漫漶一地的細碎光影。它沒有想要統整,甚至碎散本身,就自證了散文的「散寫」、「發散」本質,這在近年新人散文集中是極為罕見的。
2021-02-01

時間裡的時間——讀朱嘉漢的《裡面的裡面》

朱嘉漢的《裡面的裡面》共含九章,從首章〈把自己摺疊的男人〉至終章〈遠方的信〉,每章皆撬開某塊記憶的空白:無論是信仔與阿仁、盆與笑、阿寬與子孫,彷彿被言說各自的不能言說──這亦能視為對歷史的不自覺抵抗;無法尋獲適切話語的他們,退而選擇緘默,以製造某種不在場的在場。
2021-02-01

讀許赫詩集《郵政櫃檯的秋天》

許赫所用的語言就只是當代台灣標準的國語,文法標準、沒有贅字,只有在很少的情況下加入方言與時下流行語的詞彙,並未在語言詞彙上大動手腳,刻意塑造常民草根的氣氛。這部詩集的語言就是這樣反諷般的近乎無色與冷澈,明明內容充滿了日常歧出的怪念頭與想像,明明語氣充滿了溫情與同理心,但所用的語言就是標準國語:台灣國語。
2021-02-01

女性生命與書寫——評佐藤春夫《晶子曼陀羅》

2020年4月林水福出版翻譯著作《晶子曼陀羅》,此集結了佐藤春夫(1892~1964)創作精選,以往只停留在他書寫台灣的〈女誡扇綺譚〉、〈魔鳥〉、〈霧社〉等短篇,此譯本將揭開讀者從未探索到的短篇小說視域。選集除有收錄佐藤春夫多篇代表作,如〈李太白〉、〈田園的憂鬱〉或是《殉情詩集》部分篇章,也聚焦在他與谷崎潤一郎(1886~1965)之間的讓妻恩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