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論藝文

2021-01-01

鯨渣優劣論

對於成名已久且風格昭朗的兩位詩人,實難計較其高下。以質與量及影響力而言,鯨渣似乎旗鼓相當,但詩學意義不太一樣。他們合起來,立體化了「網路崛起的一代」的詩人形象。阿鯨充分體現網路傳播精神,在詩語上常取於輕俗撩亂的日常,在詩意上則釀製了一代人的青春情懷。渣妹雖行於網路,卻獨唱女高音而不與網民同其腔口,看似抽離於生活之外,卻是更為精密地搬演了內心戲。鯨渣合看,我們便領略到網路媒介不必然導致怎樣的書寫取向,風格是人(而不是媒介)的產物。
2020-10-01

南方.熱帶.殖民地──日治時期台灣近現代詩中的地方色彩

這次台北詩歌節,希望我與詩勤談談日本時代台灣的日語詩人。我的研究重心在戰前台灣的現代主義詩,風車詩社是其中的核心。但這幾年經歷了紀錄片《日曜日式散步者》(2015)到展覽「共時的星叢」(2019)的綿密轟炸,我想也許不必再談風車了,於是決定談談三○年代同樣具有現代主義傾向、在台灣的日本詩人西川滿與黑木謳子。這兩位詩人,正好能與詩勤最新研究的《熱帶詩人》的後藤大治與王宗英串聯,談日治時期台灣的詩史,也談「地方色彩」的表象及其中運作的機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