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題

2021-03-01

書寫憂鬱,尋找療癒可能

焦慮與憂懼為當代社會高度發展的文明病。於今大疫流年,病毒似在暗處待時而發,人間心事又添一樁。1月21日下午七時半未到,文訊雜誌多功能會議室早已坐滿了聽眾,眼神散發期待,靜候一場由楊宗翰主持,散文、詩人兼涉的精神科醫師作家阿布,與小說家洛心對談,題名為「我寫我在:憂鬱書寫作為治療的可能」講座。
2021-03-01

你活該傷心,哭得一敗塗地

如此神聖而靜謐而不可褻瀆的時刻──黎明以後,破曉之前──我大量地服字為藥,而那藥亦是病。每擱筆一篇,我陷入極樂的憂傷:我已經分辨不清救贖和罪愆,飛昇與墜落,黑暗與光明。我只能隱約地察覺:字是浮木,而我是溺水之犬,若想要抓住最後一線存活的生機,就只能緊緊攀住木身,任它領我漂流至末日的盡頭。
2021-03-01

有時,文學勝過百憂解

如果憂鬱的情緒來襲了,而且是漫長的憂鬱,也許想起《詩篇》23:4說的:「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,你的杖、你的竿都安慰我。」對於基督教徒來說,也許這個「你」指的是耶穌基督或耶和華;然而對我來說,這個「你」是文學,是哲學,是靈魂更深處的探索。暫且不著急,就讓自己在黑暗裡,保持一個信仰,知道在無法預測的未來裡,還是會出現一個新的世界的。
2021-02-01

點燈照人間——我讀張光斗《發現人生好風景》

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,最溫暖的風景是點燈人;光光相攝,燈燈映輝,一朵、兩朵、三朵、千萬朵,燈火通明,給人歡喜,給人方便,給人希望,照亮心的方向。而25年來,張光斗就是「點燈」節目的製作人,一步一腳印,用心策畫,令人高山仰止。
2021-02-01

使用文藝營(或寫作班)的正確方法

「文藝營」(或者性質類似的「寫作班」)所能提供的獨特價值,其實反而是「前來參與的學員本身」。它提供了一個密閉的時空,把幾十上百人限制在一個地方,讓這些人可以密切互動。你很難在其他地方,遇到這麼高密度的文學愛好者了。而當一名學員,如果在三天營期之後,能夠至少帶走一名朋友,朋友之間未來的彼此激盪、陪伴,不管是一起讀還是一起寫,都是比任何作家所能提供的課程更珍貴的資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