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期焦點

2022-01-13

1月編輯室報告:隧道與路徑

選前之夜,同意不同意震天價響時,我在無窗的辦公室加班,友人知我「出公司即凱道」,因而傳訊詢問情況,我回以︰「還沒出公司」、「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」。打完字驚覺,我非黃髮亦非垂髫,反倒更似尋路之人。
2022-01-12

栩栩:孤鳥走江湖 訪文壇心靈醫師王溢嘉

半舊的白底直條紋襯衫搭休閒長褲,中廣身材,戴頂鴨舌帽,戴上口罩,這樣一身打扮,說是醫院門診裡端坐診療桌後方的主治醫師,想必也能取信於人。不過,此刻作家王溢嘉坐在書店咖啡桌後方,不講話時略有點靦腆,一開口,倒能侃侃而談,於是看上去又有點像教授或學者了。
2022-01-11

唐捐:雨中的火宅 讀敻虹的詩

抒情詩基本上是一種「我—你」結構。先要有一個發訊人(90%以上都是「我」),再有一收訊人(通常是「你」)。我「正在」告訴你,而你未必在場(你或在遠方,或在過去);「我」的訴說只是虛擬,並沒有真正送達「你」那裡,因而其實質為喃喃自語,偷聽到多半是我們這些不相干的讀者。
2022-01-10

蔡俊傑:那些多餘,但還可以被安放的

有時會想,在生存之上,生活之下的所有心思用意,都好像在助長多餘的蔓延,那早已不是需要與否的問題,而是對於生活藍圖的全盤擺布是否周延(或者是否不甘心)。這樣的想像於我,始終還是太過於隨興,所以每當我回想起當時,為什麼會決定租下這處老舊公寓的頂樓加蓋,不存在的六樓?搬遷的主因早已不重要,印象中只記得第一眼看到這屋裡透亮的採光,還有順暢的通風,便直覺性的住下,自此成為另一叢懸居於半空的植栽,與旁側屋頂上,以及陽台上垂掛著各種茂發的植物比鄰。
2022-01-09

黃文鉅:噪音與禪

蟄居盆地近二十年,輾轉棲宿許多區,未曾改變過的是寸土寸金的窄小空間,而與日遞變的則是身分。從一名窮酸書堆的研究生,到階級體制荼毒下的社畜,再到當今的無重力狀態,不論什麼頭銜,人在江湖混,總是得落腳。而租房呢,必然躲不過三大遺恨:一恨惡鄰無德,二恨幽魂作怪,三恨噪音風塵僕僕不請自來。